handelababy

helloway:

很多人走在路上会停下来买包饲料,喂喂鸽子,然后继续赶路,仰光缅甸

我的咖啡之旅(二)

mola很懒:

因为是周三的缘故,考虑到大家都在工作不方便打扰,就自己订了房间,先落脚也暂住两天,等到周末了再厚着脸皮搬到别人家中去蹭沙发。


我选择当晚的第一个咖啡之旅的朋友,是我的大学同学SJ。虽然我们的确有两年多没见了,但这个时间长度其实挺鸡肋的,要说太久嘛也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国庆来杭州参加婚礼,要顺道找我聚聚,偏偏那天我有别的同学要陪同就残忍地拒绝了,于是很想趁这个机会赔不是。还有一点,也是我告诉她的一点就是,我利用“工作之便”去宁波出差见的同学是大学我们铁三角的YYY,我想工作结束后,作为自由身来见铁三角的另一角,也算是一个结束一个开始完成这个三角形吧。


无论是从我本科毕业到去美国读书的一年,还是我读书期间回来的几次假期,亦或是我上一段工作的时候,我们三人都无数次地说要找个城市小聚下,但终因各种原因被搁浅了。想来也是,上班时间的双休日就是睡觉日,有个小长假必定得出去玩,朋友尤其是不在一个城市的朋友,就真正只能活着“朋友圈”里了。那我这一品闲人,就当是个传话筒也好桥梁也好,由我来走动走动,了解下大家的近况,分享下分别那段时光的故事。我有同学在做101次对话,我觉得很棒,但是那种采访的形式太正式,又都是些大人物。我没有这样的资源,那我就和朋友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的故事,毕竟生活中的大多数还是普通人嘛,谁说普通人就不能记录下平凡的故事了呢。


SJ一直是个纤细的女生,不像鲁豫那样头重脚轻得瘦,SJ这货是从头到脚都瘦得让人咬牙切齿,就是那种吃不怕的瘦,人类的公敌。许久没见,这人说话还是一样地欠扁。“我已经在努力增重了,到现在重了两公斤呢”这是赤裸裸地炫耀吧。


“得了吧,就你这样的身材还剪短发,你知不知道这么小一颗都淹没在人群里了。”这么不起眼会更加找不到对象的好嘛。


“那YYY不也剪了跟我一样的发型你怎么不说她。”这丫还不服了是吧。


“你确定要半YYY出来做比较么?她又不瘦,再说她头本来就大,人群中辨识度很高的。”这么多年了我嘴巴也还是这么损。





好歹上海是她的地盘我也就不抢着跟她付晚饭钱了,但是说好的咖啡还是得我来请,于是我们草率地结束晚餐找咖啡店续摊。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就是这里有琳琅满目的餐厅和咖啡馆,但是太多了也会挑不好。星爸爸跟costa哪儿都有,就没必要来魔都还这么俗了,得找个逼格高一点的,起码要我没去过的。看着商场的楼层导购,我也是随便一指,就去MangosixCoffee。我的脑回路是这样的,导购牌上是中英文一起注明的,比如“Starbuck星巴克”这样,但是唯独这家咖啡店是洋气到不带中文玩的,想必这该是家美国独资配上异国帅小伙儿的咖啡店吧。也奇怪了,我们逛遍了整个楼层都没找到这店,我心里一沉,不会是倒闭了所以拆了中文来不及拆英文吧。问了服务台才知道在另外一幢楼,还好还好,这第一站咖啡行可不要出师不利呢。


看到咖啡店门口硕大的欧巴代言还是有点失落的,全英文的不应该是老美开的么,怎么也得是个欧洲人搞的吧。来都来了尝个鲜吧,我还是一贯的美咖,SJ要了拿铁。事实上我对咖啡是没有研究的,用我们杭州话说就是“牛吃薄荷”,这意思就有点暴殄天物,我根本喝不出咖啡的好坏,甚至都说不出到底合不合口味。这要怎么解释呢,就是咖啡店出售的咖啡在我看来都是高价的,你要我承认高价但是难喝我是打肿脸充胖子不愿意的,所以只要不是家里的速溶咖啡我一概高评价,好喝。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光圈ai漫游: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多年前,翻阅《中国国家地理》时318国道专辑,中国的景观大道就深深印刻在我心间。从书中我不仅了解到了川藏南线,还知道了有一条叫317国道的川藏北线。相比起日渐泛滥的南线,北线人烟稀少,景观更加原始苍茫。它不仅拥有无与伦比的藏区自然风光,还拥有色达、德格这样的藏传佛教人文圣地。亲眼去色达、德格看一看,成了我的心愿。 这几年,我先后多次出入大藏区,却一再与川藏北线擦肩而过。每次看见色达佛学院或德格印经院的照片,我都会被深深震撼,然后陷入沉思。那些依山而筑的佛教建筑,彷佛有种神秘力量对我召唤。川藏北线逐渐成了我心中的夙愿,令我魂牵梦绕,非去不可。终于,在这个国庆,我召集到了九个队友,联系好车,带领大家踏上了这条心愿之路。 最终的线路定为“成都—阿坝—年宝玉则(青海)—色达—甘孜—昌都(西藏)”,一行跨越西部三省。我们联系好户外俱乐部,十人包了一辆十八座的考斯特,开始了我们的“中老年豪华腐败团”之旅。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30号深夜,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箱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一出机舱,铺面而来是冷清又熟悉的气息。我迫不及待的寻找同时从苏州到达的三位队友:K2、PPD两夫妻,四人一同到达了市区破旧的青旅。 来自武汉的四位队友小坨、成全、小翟和小婷已提前到达旅馆。大家安顿好已是凌晨。半梦半醒间,又听见来自北京的包子和来自海南的小兜陆续到达的声音。第二天不到六点我们已洗漱完毕,在狭窄的客厅里集合。来自天南海北的十位队友聚集一堂,终于看清了彼此的模样。这也标志着我们的豪华旅行团正式成立了。 当我们拖着大包小包的走到街口时,一位精瘦的中年男子已准备好一辆崭新的卡斯特在等候了。这就是我们的司机了,他姓纪,重庆人,也是位退伍老兵。在接下来的七天里我们就要和纪师傅一起在这辆豪华大巴上度过了。大家欢天喜地的坐上车,采购完食物、进行完自我介绍,便开始呼呼大睡了。 纪师傅是一位寡言的司机,一路专心的开车。六点多的成都还未全亮,我透过朦胧的玻璃窗,打量着这个第三次到达的城市。出城之后,我们将沿汶川、茂县沿302省道向西北行去,到达五百公里之外的阿坝县城,第一天便是段全天在车上的长途旅程。路上如何度过、国庆长假第一天是否会堵车、会不会出现高反,阿坝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这些问题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 两个小时后,车行驶到汶川震区。震后六年的汶川,山河依旧破碎,黑白大字标语“大地震遗址”依然悲情。而汶川新城已是一副规划整齐繁华闹市的模样,也不知那些同胞们现在可好。此时同伴们陆续醒来,你言我语,车厢顿时恢复了活力。我们已进入峡谷地段,地貌产生了明显的变化。两边是巍峨的大山,天空也变得蔚蓝而清澈。开始有种回到高原的感觉。 车逆江而上,随着海拔的上升,隧道也变得多了起来。当我们穿过长长的黑暗,眼睛刚适应光明,又马上进入了下一个黑洞。如此反复,车经过茂县后,开始了盘山公路,海拔上升到了两千多。午饭时,我们下车休整,一股清凉透心的空气扑面而来,有些稀薄,又有些醉人,那是我曾经最熟悉的气息。抬头望向天空,天蓝的更加明显了,随手用手机一拍,便是一副美妙的高原画面。 驶离县城后,我们也渐渐远离了人潮,路上的车流逐渐减少。我正欣慰着终于不会堵死在国庆的路上了,车开到一个隧道里,却停滞下来,这一停就是大半个钟头。在隧道里堵车并不是件愉快的事,我和K2几个闷不住,下车沿着隧道往前走去,想窥探究竟发生了什么造成大拥堵。隧道里的空气也不好,一股潮湿气息夹杂着汽油味。我们沿着车流一直走到出口,发现原来前面只是修路限行而已。车慢慢的开了上来,我们赶紧跳上去坐稳出发。此刻的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一看海拔已上升到3100米,我感觉有些头疼和恶心,手指也微微发白,果然又开始高反了。 高反的感觉伴随着我每一次走上高原,从不失约,严重的时候我会彻夜难眠。我曾经试过服药等方法阻止它,却没有一次成功过。渐渐的我也接受了这种感觉,它是高原的一部分,也是我生命里的一部分。也许只有这样我才更确定自己又回到了高原,然后渐渐去适应它,熬过一段时间自然也就没事了。 限行的道路是一段超烂的土路,还在下坡,摇晃的车身让我们心惊胆战。摇晃许久之后,我们又开始了盘山模式。由于限行耽误了时间,司机显得有些焦躁,一直在全速赶路。后面的路基本都是在高原地带了,云层越来越低,大朵的拥簇在一起象级了棉花糖。落日明晃晃的照射在稀薄的空气中,把天地染成了一片金黄,四周的声音越发安静下来,整片山峦里,彷佛只剩我们这一辆汽车的轰鸣声,与天地在叫嚣,不知疲倦的开往远方。 经过13个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在天全黑之前到达了阿坝县城。县城比我想象中的繁华,住宿条件也不错。安顿好后我们在街上游荡,找到了一家不正宗的藏餐厅享用了藏餐,大家说说笑笑,气氛轻松愉快。回旅馆的途中,我抬头望向天空,清冷的夜空里繁星密布,璀璨的星辰正微笑的眨眼,彷佛在欢迎我们这群遥远的来客。一股安宁的感觉从心中升起,那彷佛是回到了阔别了多年的家,我想对着夜空说,你好,青藏高原。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去阿坝县的路上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阿坝县的藏餐厅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年宝玉则仙女湖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年宝玉则沿山爬行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色达之夜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德格之夜
人物介绍: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K2,车版前前大神 来自苏州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小兜,travel版前版主,来自三亚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PPD夫妻两人,老校友,泳版元老,来自苏州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翟景,校友,来自武汉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成全,校友,乐器版版主,来自苏州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程婷,校友的同事,来自武汉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我的老队友,包子同学,车版前版主,来自北京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另一位老搭档,胖坨,hebei版主,来自武汉

心之所向,路之所往——川藏北线行游记( 一)从成都到阿坝:重返高原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LZ本人,yuanq,来自武汉

安德莉凯利:

去弗洛伦萨,各大美术馆博物馆豪气冲天地把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到欧洲近代的各种美学巨作不计成本地往游客脸上砸,如我等中学时期美术课一直在偷看卫斯理的学渣恨不得去网上课堂修一遍欧洲美术史。然而在名作面前痴呆、惊恐、流完口水或迷茫过之后,到了售卖纪念品的地方还是习惯性地无视了bigger很高的画册、书籍、明信片,而是冲向那一个个挤满了“金银财宝”的柜台,哭泣地挠着玻璃窗嚎叫着“别人家的周边!!!”

本年度买的最满意的一件首饰就是在乌菲兹美术馆购入的镀金百合花小铜牌真珠项链。贴身带了许久都没有褪色,且好看百搭(价格我记得也很实在,30欧左右)。后来在弗洛伦萨的街边小店里也买到收不住手,二、三百人民币手作的复古首饰实在是太实在了,其中一对桑叶型细珠耳扣成了我的“重大场合”饰品。最后在梵蒂冈,幸运地买到了整个梵蒂冈最后一条银制十字军细手链,这算不算被教宗开过光?梵蒂冈那些基佬紫的IPAD皮套、零钱包也好看的一塌糊涂.....当然壕们可以去买梵蒂冈和纪梵希(?记得不是很清楚,反正一个奢侈品品牌)联名出的丝巾。

杜兮 Shrek:

一个投稿、大大小小的风景。

我也来拉拉票~

雍容致殇:

那晚被来自斯洛文尼亚的热情夫妇灌了三杯扎啤后道别,接着坐了最后一班11点20的火车回到了韦尔纳扎,借着酒劲装上头灯开始夜登,对于未知的黑暗产生恐惧是难免的,于是打开了手机音乐一边走一边听,月亏的夜晚,连海风吹来都带着披头士的味道。 - 午夜韦尔纳扎